主页 > F猫生活 >「你怎幺对待自己内在小孩,就会怎幺对待你的孩子。」──专访洪 >
发表于2020-06-11
637次已读

「你怎幺对待自己内在小孩,就会怎幺对待你的孩子。」──专访洪

「你怎幺对待自己内在小孩,就会怎幺对待你的孩子。」──专访洪

「那个有自闭症的孩子,从一开始不信任到最后主动牵我的手,这件事是我选择『早疗』领域的契机之一。」洪仲清回忆。

临床心理师洪仲清在是家族同辈当中的老大,从小就很习惯与比自己年幼的孩子相处;学生时代开始对早期疗育产生兴趣,求职的时候最快给予洪仲清回应的,也是这类专门机构──对洪仲清而言,投身早疗领域工作,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。

「一般而言,六岁之前的个案属于早期疗育的範围,因为个案年纪小,所以常是相关家人都陪着来。」洪仲清笑着说,「我发现:做早疗,其实我会看到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、彼此的关係,以及教养或者隔代教养可能出现的状况。」

洪仲清认为,进行临床心理工作的时候,只要自己帮得上忙,就不会把职掌分得太细;也就是说,虽然工作领域是早期疗育,但洪仲清真正面对的,常是整个家族,「做早疗可以看到一个人从小到大的变化,与此同时,家长、亲属的人生也在变化。」

因为目标虽是不满六岁的孩子,但事实上会是一併陪伴整个家族,所以洪仲清很早就有经营脸书专页的念头。「因为治疗期间和家长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够,」洪仲清说,「所以我想,或许可以利用文字多告诉他们一些事。」

洪仲清从2011年开始经营粉丝团,每天固定发两则贴文,并且逐渐意识到,「脸书专页里的文字是我写的,但并不只是『我的』。」洪仲清说,「读者读到那些文字所获得的支持,其实来自读者自己的能量。脸书有点像是我们一起共同创作,读者的回应会附和或反驳我的文章,让后来读到的读者有更多想法,而这些回应也可能变成我下一篇文章撰写的方向,和我相互影响、形塑我思考的样貌。」

每天两篇贴文,是种承诺,也是种陪伴。「有些人处于一个不知所措的迷惘状态,到粉丝团看看文章、看看回应,心就比较定了。因为他知道有人陪着他,有人回应他。」洪仲清表示,「其实我们做临床心理的就是这样:我们和当事人的位置是平等的,我们提供的是辅助,可以陪伴个案成长。我们和一个人接触的时候,常是他有困难的时候,我们不见得可以解决他的烦恼,但我们会承诺长期陪伴他。他如果自己已经有可以尝试的做法,就去做做看,他如果完全没有想法,或许就试试我们提出来的想法──而不管结果如何,我们都会一起陪着他。」

洪仲清在媒体发表的文章,时常与亲子或教养有关;这些文章读起来与他的早疗专业领域紧密扣接,但事实上,洪仲清的眼光并没有被限制。「『亲子』只是个譬喻。『家庭』也是一样。」洪仲清解释,「今天我说『亲子』的时候,讲的并不只是你和孩子之间的关係,也是你和你内在小孩之间的关係。假如你把咖啡打翻了,是会先擦拭捡拾还是责怪自己?今天孩子闯祸了,你会先带着孩子一起解决问题,还是只是骂他一顿?你怎幺对待自己内在小孩,就会怎幺对待你的孩子。」

但一个人的内在小孩不易被发现──这不是一个具象的存在,临床心理师需要时间观察当事人,当事人也需要时间自我反省。「「现在大家已经比较能接受『父母也会犯错』这种观念了,」洪仲清笑了,「我刚开始这样写的时候,道德压力很大啊。有人说我在抵譭父母,有人说我会有报应。」

提出如此论点的人,其实不一定真的经过自己的独立思考,有可能只是盲目地接受、複製旧有教条,不去否定与怀疑。「他们会觉得打骂孩子有用,的确,孩子会因此记牢,但也会因此变得不敢尝试。」洪仲清说,「所以我认为面对大众也是种自我成长,既然是可以讨论的想法或议题,我就试着写写看,告诉大家需要不断地阅读、尝试、思考,不要只想找标準答案。」

目前洪仲清定期举办工作坊、读书会,也仍旧进行临床心理师的工作;「有人问我『真正的工作是什幺』的时候,」洪仲清笑着说,「我都说是『面对社会大众』。」

洪仲清认为,大家不应该在心理状态需要协助时才找相关的专业人员,应该在情况恶化之前,就思考自己要怎幺活、要活得好。「当然,很多时候大家其实知道该怎幺做,只是没有下定决心做;工作坊、读书会等等活动,都是利用阅读的内容及聚会的时间,让大家审视自己的生活,并且互相陪伴。」洪仲清说。

藉着担任Readmoo读墨当月店长的机会,洪仲清推荐了一系列心理相关书籍,从与孩子的相处,到与自己的情绪相处,「我们可能觉得有情绪波动是令人困扰的,但如果你注意情绪的声音,情绪就会帮你。」

而这也正是独处阅读时,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课题。

►►二月店长洪仲清「迷惘中,找到独处与相处之道」精采选书!推荐书籍双书8折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